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文學劇本

顧永田(第五集)

時間:2019-07-28 19:17:59  來源:  作者:
 第五集
 
  云周西村。
“顧縣長,出事啦!”老漢的話才落音,馬強跑過來喊顧永田。
“馬主任,咋回事?”顧永田問了馬強一聲。
  馬強:“顧縣長,胡老漢要把他的兒子打死,誰勸也沒有用。”
  顧永田:“為什么?”
  馬強:“天成吸毒成癮,把家里值錢的東西賣了吸毒,為這事,胡老漢曾剁過他的手指頭,但他不思悔改。這一回又偷玉米種賣錢吸毒,被他爹逮個正著,說什么也要打死他。
  顧永田:“馬主任,我們過去看看。“
 
  胡老漢家里。
  胡老漢關上大門教訓兒子。
  天成被吊在一棵棗樹上。
  天成,一個骨瘦如柴的青年人,苦苦哀求:“爹,你就饒了我吧,我再也不吸大煙了。”
 胡老漢:“你這個敗家子,上一回剁你的手指頭你說改了,可沒過三天,你又把家里的糧食賣了吸大煙,這一次,說什么我也得把你打死。”
 天成:“爹,俺娘死得早,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容易嗎,你要把我弄死了,誰為您養老送終。”
 胡老漢:“孩子,別怪您爹心狠,誰叫你不爭氣的。”
 胡老漢拿起放羊的鞭子,叭叭的打在兒子身上。
  “哎喲!哎喲!”天成痛得亂叫。
  “大爺,別打啦。”顧永田領著鄉親們推門進來。
  “顧縣長,我今天說什么也要打死他。”胡老漢揚鞭又打。
顧永田攔住胡老漢說:“大爺,在我們抗日根據地里,打死人要犯法的。”
胡老漢抹把眼淚說道:“ 顧縣長,我早就想好啦,打死這個孽子,我就喝鹵上吊。”
顧永田親切地:“大爺,以前的天成,是這個樣子嗎?”
胡老漢記憶猶新地:“以前的天成,他可是個好孩子。”
 
秋天。
豐收的田野上。
胡老漢與天成一起掰玉米。
倆人掰到地頭,天成不讓父親干活:“爹,您休息吧,我來干。”
天成挑起兩筐玉米起身要走。
胡老漢一看兒子要走,吃力地扛起一袋玉米。
天成看見了,伸手奪過來放在自己的肩上,快步離開這里。
胡老漢看見力大如牛的兒子,開心地笑了。
 
胡老漢想到這里,憤怒的說道:“都是毒品害的他,都是毒品害的他。”
顧永田:“鄉親們,吸食毒品,害得多少人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。這樣的悲劇,抗日民主政府,絕不能讓它在根據地里重演。從今天起,我代表抗日民主政府正式宣布,在全縣范圍內,嚴禁吸毒販毒,違者將嚴懲不貸。”
  “好!”鄉親們拍手贊成。
顧永田:“大爺,你把天成交給我吧。”
胡老漢:“顧縣長,我對這孩子沒指望啦,隨你怎么處置。”
顧永田:“大爺,您老人家放心吧,我們幫他戒毒。”
“幫他戒毒?”胡老漢心存疑慮。
 

 
王老漢家里。
王老漢背著一捆柴草,來到自家的小院門口停下。
他打開大門,喊了兒子二聲:“王會!王會!”
屋里無人應聲。
王老漢推開堂屋門一看,滿地扔的亂七八糟東西。
王老漢大叫一聲:“不好!”轉身就跑。
 
大煙館里。
一個個吸毒者,搞的滿屋子烏煙瘴氣。
王會,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,貪婪的乞求吸毒者:“三叔,你讓我吸一口。”
吸毒者翻眼看看王會,臉又轉了過去。
王會再次哀求吸毒者:“三叔,你就讓我吸一口吧。”
吸毒者手握著煙槍,美滋滋的吸著大煙,把王會的話當耳旁風。
  “飯后一支煙,勝過活神仙。”茍子明從外面進了煙館。
王會犯煙癮了,他流著鼻涕,渾身哆嗦,一見茍子明進來,撲通一跪:“老爺,你再賒我一次吧。”
茍子明看了王會一眼,鬼主意來了:“王會,你爬著走,學三聲馿叫,我就賒給你。”
眾人起哄:“學驢叫,學驢叫。”
王會有些猶豫。
一吸毒者:“王會,茍老爺是金口玉言,你快學吧,學完了就有大煙抽。”
王會為了吸食大煙,真的在地上爬著走,學了三聲驢叫。
王會的表演,惹得一屋人哈哈大笑。
王會:“老爺,給我,”
茍子明:“給你什么?”
王會:“大煙。”
茍子明眼珠一瞪:“沒錢吸什么大煙,滾!”
王會跪地不起,再一次的哀求:“老爺,你再賒我一次吧。”
 
王老漢匆匆忙忙的來到大煙館門口。
打雜的問道:“王老頭,你來干啥的?”
王老漢:“找我兒子。”
打雜的:“快去看熱鬧吧,你兒子學驢叫啦。”
王老漢非常氣憤:“這個孽子。”罵完,跑進大煙館里。
 
大煙館里。
王老漢疾步走進大煙館里。
有人喊了一聲:“王會,您爹來了。”
跪在地上的王會,歪著腦袋瞅瞅,連起都不起。
王老漢火冒三丈,走到兒子面前就打。
叭叭,王老漢狠狠揍了王會二個耳光。
王會:“爹,你打我。”
王老漢:“快跟我走。”
王會:“去那里?”
王老漢:“戒毒所。”
王會:“我不去。”
  “你不去?”王老漢不管兒子同意不同意,挾著瘦弱的王會,走出了大煙館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縣政府駐地。
顧永田召集有關人員開會。
顧永田:“……廣大人民群眾對毒品深惡痛絕,紛紛要求我們杜絕毒品。因此,我們要放手發動群眾,讓大家自覺抵制毒品,與此同時,對于那些販毒者,堅決進行打擊,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杜絕毒品,才能還人民群眾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。”
大家熱烈鼓掌。
顧永田:“同志們,我們的禁毒工作剛剛開始,有什么困難和問題提出來,我們共同研究解決。”
馬強:“顧縣長,戒毒所自從成立以來,只有幾名戒毒人員。”
張輝:“顧縣長,我們經過調查摸底,大煙館名義上是姓胡的開的,實際上是茍子明家的。”
馬強:“茍子明仗著兒子是肖專員的副官,對我們的政策法令當耳旁風。”
顧永田:“同志們,你們反映的問題很及時,我們將采取以下措施:第一,加大宣傳力度,動員吸毒者家屬,主動把吸毒者送到戒毒所,這項工作有張秘書負責。第二,堅決打擊販毒者的囂張氣焰,發現一起,查處一起,決不姑息養奸,具體工作有馬主任負責。”
 

 
清晨。
田野大道上。
一輛拉糧的馬車迎面駛來。
馬強帶著民兵趕來截住馬車:“停車檢查。”
車把式:“這是茍家的糧車。”
馬強:“誰家的糧車都得檢查。”
車把式:“你敢!”
馬強:“我敢!”
車把式發出威脅: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誰家的糧車你都敢檢查。”
馬強較起真來:“不管是誰的,我今天必須檢查。”
  車把式上前阻攔:“不準查!”
  馬強推開車把式:“馬上檢查!”
  民兵接到命令,上車掀糧。
  一民兵發現毒品:“馬主任,煙土。”
馬強:“帶走!”
 
茍子明家里
  “老爺,不好啦。”管家跑來向茍子明報告。
“咋回事?”茍子明心不在焉的問了一句。
管家:“運煙土的車出事啦。”
茍子明暗吃一驚:“?”他又埋怨管家:“我再三交代,這幾天風聲太緊,你們千萬注意,還是給我惹禍招災。”
管家:“都怪魏三。”
茍子明:“怪誰都沒用,我得給你們擦屁股。”
管家:“老爺,咋辦?”
茍子明:“咋辦?顧永田開展禁毒運動,無非是想多撈幾個錢。”
管家:“老爺,顧永田那里,錢少了恐怕不行。”
茍子明:“你說得送多少。”
管家:“老爺,三百五百你拿不出手,干脆給他一千。”
茍子明有點舍不得:“這……”
管家:“老爺,破財消災,你就咬咬牙跺跺腳,給他一千塊吧。”
茍子明一咬牙:“行,我給顧永田送一千塊大洋。”
 
屋子里。
茍子明一個人打開小箱子,拿出來一沓銀票。
嶄新的銀票,茍子明點了一遍又一遍。
拿出一張放在一邊,又把手里的放在小箱子里。
茍子明拿起這張銀票,有些戀戀不舍。
他猶豫了半天,這才把銀票裝進懷里。
茍子明走出了家門。
 

 
    辦公室里。
顧永田正在起草文件,工作人員向他匯報:“顧縣長,茍子明來了。”
顧永田:“小李,讓他進來。
不一會兒,茍子明來到這里。
茍子明:“顧縣長!”
顧永田放下鋼筆:“茍老先生!”
茍子明:“顧縣長,我有事找你。”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請講。”
茍子明:“顧縣長,國難當頭,抗日民主政府提出,有錢出錢,我把這一千塊銀票,捐給抗日民主政府。”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,我代表抗日民主政府,謝謝你對抗日救國的支持。”
茍子明:“顧縣長,你別客氣,我也是中國人。”
顧永田喊了一聲工作人員:“小王!”
小王:“到!”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為了抗日救國,主動捐款一千塊大洋,馬上張榜公布。”
小王:“是!”
小王走了,茍子明換了話題。
茍子明:“顧縣長,有件事還得麻煩你。”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,你請講。”
茍子明:“顧縣長,你手下人查的那批貨是我家的。”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,抗日民主政府三令五申,在全縣范圍內開展禁毒運動,希望你能積極配合,至于你那批貨必須查封銷毀。”
茍子明瞅瞅屋里無人,詭秘的說道:“顧縣長,你只要放了那批貨,我在給你三千塊大洋。”
顧永田直接拒絕:“茍老先生,你別說給我三千,就是給我三萬,我也得查封銷毀。”
茍子明:“顧縣長,我可是捐了一千塊大洋。”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,咱是橋歸橋路歸路,一碼歸一碼。”
茍子明心痛的:“顧縣長,為了這批貨,我可是花了五千塊大洋。”
顧永田一針見血的指出:“茍老先生,自從鴉片輸入我們的國家,有多少人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,你明明知道這樣的后果,為什么還要繼續坑害鄉親們?”
茍子明張口結舌的:“我……”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,我希望你好好配合我們的禁毒工作,否則的話,后果自負。”
顧永田的話,讓茍子明打了一個冷顫。
茍子明滿口答應:“顧縣長,我一定配合,我一定配合。”
 

 
    六天之后的中午。
茍子明剛躺在床上睡覺,管家跑來喊他。
管家:“老爺!老爺!”
茍子明:“什么事?”他打開房門。
管家:“我們的貨,又被顧永田的人查啦。”
茍子明罵道:“一群廢物。”
管家:“老爺,咋辦?”
茍子明沒有好氣地說道:“你問我我問誰。”
管家一愣,馬上賠笑:“老爺,我知道你在顧永田哪里碰了釘子,可這么大的事情我必須向您匯報。”
茍子明火氣頓時消了一些:“管家,自古以來,當官的都是見錢眼開,可這個顧永田倒好,他不吃這一套。”
管家:“老爺,他是不是嫌錢少。”
茍子明:“我單給他三千塊錢,他當時就說,你別說給我三千,就是三萬我也得查封銷毀。”
管家:“老爺,顧永田較真啦。”
茍子明:“這都怪我,我想以捐款的名義,求顧永田放我一馬,沒想到他顧永田直接拒絕,說什么橋歸橋路歸路,一碼歸一碼。”
管家:“老爺,你這是花錢買教訓。”
茍子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:“哎,這錢我全當丟啦。”
管家:“老爺,你也想開點,錢是王八蛋,花了咱再賺。”
茍子明:“行啦,行啦,別提這煩心的事了,我叫你辦的事咋樣了。”
管家:“老爺,我到肖專員那里問了,他說少爺和頓德富,都回來好幾個月啦。”
茍子明一聽這話,非常生氣:“可人家頓德富都回家好幾趟了,這個不要臉的東西,不知道又死哪去了。”
管家:“老爺,少爺會不會有什么意外。”
茍子明:“不會的。我兒除了好吃喝嫖賭,為人處事還是挺圓滑的。”
管家:“老爺,少爺不在家,肖專員那里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,這鴉片的生意恐怕要黃了。”
茍子明:“不可能,少爺不在家,我去找頓德富。”
管家:“老爺,你千萬別找他。”
茍子明:“咋回事?”
管家:“老爺,你沒看頓德富鷹鉤鼻子三角眼,不是個好孩子。”
茍子明:“就你多心,我跟他爹是世交,少爺跟他又是拜過把子的兄弟。我就不相信,如今我有事求他,這孩子會袖手旁觀。”
管家:“老爺,你還不知道頓德富的人品,他連親爹都坑,這樣的人會幫你嗎?”
茍子明:“這孩子每次來我家里,我都好酒好菜的招待他。我就是喂條狗,他也得搖搖尾巴吧。管家,你給我準備好禮物,我明天就去找他。”
 
第二天上午。
茍子明急促管家:“快去備車。”
管家:“老爺,你真的要去。”
茍子明有點不耐煩了:“你羅嗦什么,快去備車。”
管家連聲答應:“哎哎。”
不一會兒,馬車備好。
管家扶茍子明上車,茍子明瞪了管家一眼,余怒未消:“你不要去啦。”
管家趕緊賠笑:“老爺,我知道啦。"
茍子明一擺手:“走!”
管家站在院里發呆,眼看著馬車出了茍家大院,但他又追了出來。
望著遠去的馬車,管家喊了一句:“老爺,你會后悔的。”
 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閱讀
薄去的時光
薄去的時光
有一種力量
有一種力量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南京夢
南京夢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湖北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