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文學劇本

顧勇田(4-5)

時間:2019-07-28 19:06:59  來源:  作者:張成永

 
    太原府前街。
嘀嘀,一輛軍用吉普,停在百貨大樓門前。
肖玉虎從車上下來,等待著茍明才的安排。
茍明才點頭哈腰地說:“團座,您跟我走。”
肖玉虎白了茍明才一眼,然后罵道:“你狗日的搞什么名堂。”
茍明才嘿嘿地笑了。
肖玉虎跟在茍明才的后面,直朝大樓里面走去。
茍明才一邊爬著樓梯,一邊不斷地瞅著周圍。
 
百貨商店里。
擠滿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肖玉虎順著臺階上樓,茍明才在臺階上尋找目標。
忽然,一個漂亮的姑娘,出現在下面的樓梯口處。
茍明才轉臉喊了一聲:“團座!”
肖玉虎在樓梯中間站住,轉身一看。
一個婷婷玉立的姑娘,朝著樓上走來。
茍明才站在一旁,歪著頭笑了。
肖玉虎看的入迷,左一眼,右一眼。
姑娘都上樓買東西去了,肖玉虎的兩眼仍盯住姑娘。
茍明才:“團座,這妞長得咋樣。”
肖玉虎:“太漂亮啦。”
茍明才:“團座,我看你喜歡上啦。”
肖玉虎:“你狗日的哄我來買東西,是不是算早就計好的。”
茍明才嘿嘿一笑:“團座,我想給您一個驚喜。”
肖玉虎眼珠一瞪:“驚喜個屁,你知道她的來歷嗎?”
茍明才:“團座,我都打聽過啦,這姑娘叫牡丹,家住交城潘家峪,是大戶人家杜老先生的掌上明珠,每隔十天半月,都要來太原買東西。”
肖玉虎:“找幾個小混混,把事情做的利索點。”
茍明才:“團座,我辦事,你放心。”
 
傍晚。
一輛吉普車停在城門口。
茍明才站在車邊,兩眼瞅著城門里邊。
肖玉虎坐在車上,哼著《蘇三起解》小曲:“蘇三離開了洪洞縣,未曾開言心也酸。……”
一輛馬車向城門駛來,茍明才打開車門上車。
茍明才:“團座,來啦。”
肖玉虎滿意地向茍明才點點頭。
馬車出了城門,迎著夕陽走去。
茍明才看見馬車已經走遠,開始發動車子。
吉普車慢慢尾隨在馬車的后面。
 
大道上。
管家趕著馬車快速行駛。
馬車上,牡丹在和父親閑聊。
牡丹:“爹,女兒不想嫁人。”
牡丹父親:“傻女兒,您娘死的早,我把你拉扯大也不容易,趕緊找個婆家嫁人,爹就是到您娘哪兒,也好有個交代。”
牡丹親昵地:“爹,女兒就是不想嫁人。”
牡丹父親:“傻閨女,我已經到了花甲之年,你不找婆家嫁人,怎么了結爹的心愿。”
牡丹撒嬌:“爹,你別攆我走,你別攆我走。”
牡丹父親高興地:“真是個傻閨女。”
“吁!”父女倆正說著話,管家把車停下。
牡丹的父親撩開布簾一看,前面的路上,放著一堆石頭。
管家下車,搬走路上的石頭。
“別動!”幾個蒙面人,突然出現在這里。
“幾位英雄,有話好說。”牡丹父親下車和蒙面人交涉。
一個蒙面人掀開布簾,看著車上的牡丹,大叫起來:“喲嗨,這小妞長得漂亮。”
牡丹父親:“幾位英雄,你要什么我給,千萬別動小女。”
蒙面人:“老子什么不缺,就缺壓寨夫人。”
牡丹父親:“幾位英雄,我求求你們,千萬別動我的小女。”
一蒙面人:“把她帶走。”
牡丹嚇得渾身哆嗦:“爹!”
牡丹父親:“你們要敢動小女,我跟你們拼啦。”
“!”牡丹父親話沒落音,就被蒙面人一刀捅死。
“老爺!”管家搬起石塊,想砸蒙面人。
石塊還沒出手,又被蒙面人捅死。
“爹!”牡丹跳下馬車,抱著父親的遺體大哭。
“走!”蒙面人拽起牡丹,就要離開這里。
 
吉普車從后面急駛而來,嘎然停在蒙面人的面前。
幾個蒙面人一愣。
茍明才拽槍就打,叭叭。
“!”二個蒙面人當場倒地。
剩下一個指著肖玉虎說:“肖……”
叭!肖玉虎怕事情敗露,開槍把最后一個蒙面人打死。
牡丹驚呆地看著這一幕。
肖玉虎:“小姐,我送你回家。”
牡丹慟哭地說道:“我爹被他們害死啦,我沒有一個親人啦。”
茍明才:“團座!來人啦。”
肖玉虎抬頭一看,前面有許多人朝這里走來,他向茍明才一擺手。
“快走!”不等牡丹答應,茍明才拽著牡丹上車。
吉普車掉頭向城里駛去。
 
進城的路上。
顧永田帶領戰士們,運輸物資朝城里走來。
前面傳來槍聲,顧永田一擺手,大家停下。
顧永田來到前面觀察,看見一個男的拽著一個女的上車走了。
顧永田和戰士們,趕到出事的地點。
一個蒙面人不住地呻吟。
“咋么回事?”馬強拽起蒙面人問道。
“肖玉虎為了得到牡丹和她家的錢財,設好套叫我們鉆,然后……又……殺人……滅……口。”蒙面人說到這里,又昏了過去。
馬強氣憤地罵道:“這個肖玉虎,簡直不是人揍的。”
顧永田:“小顧,你帶人先把物資送走,其他弟兄跟我埋完人再走。”
小顧:“好吧。”
 
小顧帶著戰士們走了。
顧永田和戰士們開始清理現場。
馬強和幾個戰士一起,把死去的人抬走掩埋。
顧永田從馬車上找到一些線索,轉臉告訴旁邊的戰士:“小李,你去告訴馬師傅一聲,把老人的墳墓留個記號,將來他的家人好找。”
小李答應一聲,離開這里。
路上的石頭已經搬完,馬強和幾個戰士重新回到顧永田面前。
馬強:“顧先生,我把老頭的金戒子和玉器留下來了。”
顧永田:“將來她的家人來找,你把東西還給人家。”
小顧:“那當然了,外財不發命窮人,不是我的我不要。”
顧永田:“馬師傅,把這個蒙面人帶走。”
馬強:“顧先生,他是土匪,帶他干啥。”
顧永田:“這個土匪,就是肖玉虎殺人滅口的證據。”
馬強:“顧先生,我知道啦。”
夕陽落山,顧永田帶著戰士們向城里走來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
夜晚。
肖玉虎剛躺在床上,電話響了,他抓起電話,“喂……那里?”
電話里:“肖團長嗎,我是報社編輯,有一份稿子需要你過目。”
肖玉虎:“什么內容?”
電話里:“英雄救美的背后。”
肖玉虎:“你等著。”
肖玉虎:“勤務兵!”
勤務兵:“到!”
肖玉虎:“你叫老王把車開來,我要去報社。”
勤務兵:“是!”
 
報社里。
肖玉虎帶著頓德富和茍明才來到編輯室里。
編輯:“肖團長,請坐。”
肖玉虎:“稿子哪?”
編輯:“在這里。”
肖玉虎一看標題,大吃一驚:《英雄救美的背后》。
肖玉虎:“誰寫的?”
編輯:“記者龍清。”
肖玉虎:“他從哪得到的消息?”
編輯:“有個蒙面人沒死,就住在醫院里。”
肖玉虎:“這個記者住哪里?”
編輯:“府前街3號。”
“!”編輯剛把話說完,肖玉虎把匕首扎進他的心窩。
 
  吉普車快速離開報社。
  吉普車來到府前街3號附近停下。
  肖玉虎急催著:“快!”
  頓德富和茍明才拎著汽油,朝目標跑去。
  不一會兒,濃煙滾滾,烈火沖天。
  吉普車急速離開這里。
 
醫院里。
頓德富裝扮成醫生,來到搶救室門口。
女護士出來到別的房間,頓德富進入搶救室里。
躺在病床上的蒙面人,眨著眼睛看著頓德富進來。
頓德富走到病床前,露出兇殘的目光。
躺在病床上的蒙面人,驚恐萬分。
頓德富的兩手,緊緊地掐著蒙面人的脖子。
蒙面人瞪著大眼睛死了。
頓德富迅速離開這里。
 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閱讀
薄去的時光
薄去的時光
有一種力量
有一種力量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南京夢
南京夢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湖北快3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11选五计划 云南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今天股票市场行情 辽宁11选五中奖规则 喜乐动官方下载 浙江体彩飞鱼玩法 江苏11选5任三玩法推荐 龙江11选5号码推荐 黑龙江6+119064 江西11选五现场直播